『时间的玫瑰』玫瑰花的葬礼

More about 时间的玫瑰

書名 時間的玫瑰
作者 但斌
出版社 山西出版集團
ISBN 978-7-203-05925-7
評級 ★★
簡評 投資類「心靈雞湯」



聲明:本人為技術分析出身的投機者,非專業價值投資者。僅就本人的常識提出一些看法,不喜勿噴。

首先,因爲本書是一本「札記」,所以基本沒有很明確的邏輯體系。我很久以前就通讀完本書。到現在寫這篇文章,回想起來,腦中還留有的內容就兩點:
1.買好企業;
2.買入後長期持有。


對於第一點,就說法而言,我基本沒有意見。但總基本算是繼承了費雪一路的思想。至於格雷厄姆那種「煙蒂式」的投資。我不得不承認,哪怕前一陣A股市場跌破2000點,符合其標準的企業仍然是少之又少。但就其表述而言,我基本不贊同。什麼是好企業,但總在書中第一篇就引用了沃爾瑪的例子。其後又引用了SP500成份股的例子。後文列舉的例子更多。但我想說的是,這些基本都已經和我們無緣,因爲這些已經是「好企業」。我認爲問題的關鍵是沃爾瑪在成爲「沃爾瑪」之前,可口可樂在成為「可口可樂」,茅臺在成為「茅臺」之前,你能不能辨別出來。我對這個問題基本持悲觀態度。「買好企業」這是一個什麼問題,這是一個定性的問題。「定性」與「定量」相比,我認爲定性更難。譬如「塑化劑事件」出來之前,你能想象賣那麼貴的茅臺中有這玩意嗎?「農藥殘餘事件」之前,你能想象張裕有這個問題嗎?這是反證。另一面,在銀行股3年跌跌不休,便宜到不能再便宜期間,這個市場仍然有無數人認爲銀行股的風險極其大。我看過很多相關的文章,我不得不說,雖然我不贊同他們的觀點,但他們的文章確實可以自圓其說,他們的視角與思路仍然很值得我學習與借鑑。可是「定性」問題,一旦脫離了建立在財報與數據分析上的「定量」研究,那就會像但總一樣,只能是在畫大餅,在講美麗的故事。進而你只會看到市場參與者,明明都是打着「價值投資」的旗號,但對同一只股票的「定性」,卻極有可能南轅北轍,公說公有理,婆說婆有理。

至於第二點,我是完全反對。以我對「價值投資」淺薄的認知,我給其符合的購買標準歸納四個字「物美價廉」。不過可惜的是,市場上「物美價廉」的企業與「煙蒂式」企業一樣,極少極難得。那我們放寬一下標準,我認爲「價值投資」就是「以合適的價格買入合適的股票」。在這個問題上,我認爲股票的價格與質地是一體的,不可分割的。如但總在書中所寫,拋開價格,只談質地,我認爲這是對讀者的不負責,講的極端一點,是犯罪。我手頭這本書的版權頁上顯示,此書2007年10月第一版,2008年第二次印刷。我不知道多少人看了這本書,然後在08年的高點殺進去站在了高點上。股票還是那個股票,不過可惜,你6000點時買平均PE50的股票和你2000點買PE15的股票,基本已經決定了你未來的收益率必然會有極大的不同。而另一個問題就是長期持有,「長期持有」在我理解有兩種觀點:一種是買入持有,永不賣出。一種是當股價高估甚至是恢復到正常估值,就賣出。從本書來看,貌似但總認同的是前一種,至於實際在操作自己的信託產品時是不是知行合一,我就不得而知了。我自己是認同後一種的,我也極度反對前一種做法。有很多人拿巴菲特的可口可樂,富國銀行,甚至是戴維斯家族的銀行,保險舉例子,我覺得沒有說服性。因爲我同樣可以拿巴菲特的強生,中石油來舉例。至於老戴維斯的銀行,保險,貌似從他兒子開始就在往外賣吧。原因很簡單,任何企業都是有「壽命」的,而絕大多數企業的壽命,都要遠遠小於人類自己的壽命。因此,當股票明顯高估了,還是賣了吧。和所持有的股票發生感情,是一件很危險的事。另外我也很好奇,當但總的信託產品在08年被打回原型,不知但總是否也經歷了『交易冠軍』裏所描寫的那種窘境。

至於這本書,我給他的定位基本就是投資類的「心靈雞湯」。大家翻翻就好了。

最後做個記錄:本文寫於2013年1月19,時但總旗下馬拉松集合資金信託產品淨值122.01(01-11)。存檔

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

『威尼斯崛起』剧情任务攻略

A股银行股数据记录